木防己黄耆汤

【各家论述】1.《金匮玉函经二注》:以黄耆实卫,甜草佐之;木防己去湿,白米佐之。但是风湿二邪,独无散风之药何耶?盖汗多知其风已不留,以表虚而风出入乎其间,因之恶风尔。惟实其卫,正气壮,则风自退,此不治而治者也。2.《医方集解》;此足太阳、太阴药也。木防己大辛勤寒,通行十二经,开窍泻湿,为治烫伤、水肿之主药;黄耆生用达表,治风注肤痛,温分肉,实腠理;白术排毒燥湿,与黄耆并能解痉为臣;木防己性险而捷,故用甘草甘平以缓之,又能补土制水为佐;姜、枣辛甘发散,调剂荣卫为使也。3.《成福利读》:防风、防己二物,皆走表行散之药,但一主风而平生湿,用各不一样,故方中永不百枝之散风,而避防己之行湿。然病因表虚而来,若不振其卫阳,则虽用木防己亦无法使邪迳去而康复。故用黄耆助卫气于外,山芥、乌拉尔甘草补土德于中,佐以姜、枣通行营卫,使木防己大彰厥效。服后如虫行皮中,上部之湿欲解也。或从腰以下如冰,用被绕之,令微汗出愈,下部之湿仍从下解。虽下部而邪仍在表,仍当以汗而解耳。4.《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医学大辞典》:何以不用桂枝、麻黄以发布去除风湿,而用木防己、黄耆以补虚行水乎?盖以汗出为腠理之虚,身重结束虚湿胜,故用黄耆以走表塞空,枣、草、于术以补土胜湿,老姜辛以去风,温以行水,重用木防己之走而不守者,领诸药环转于周身,使上行下出,外通内达,迅扫而无余矣。

一升多者,服六七合为妙。

一四十一岁男伤者,患慢性肾炎,多年不愈,下肢沉重,胫部浮肿,累及足跟痛,几汗出恶风.脉浮,舌质淡白,边有齿痕。尿蛋白(十十+),红白细胞(+)。防已黄芪汤:防已18g,生黄芪24g,山芥9g,炙甜根子9g,生姜9g,美枣4枚(掰)。嘱其长时间服,一年后康复。

防已黄芪汤方

【功用主治】固表散八字。主要医疗肌表阳虚,风湿相搏,客在肌肤,一身尽重,四肢少力,关节烦疼,时痛经出,洒渐恶风,不欲去衣;及风水客搏,腿脚浮肿,上轻下重,无法屈伸。

参考:

第60讲:第十四篇:四水证治

木防己三两 黄芪三两 桂枝三两 茯苓块六两 乌拉尔甘草二两

【用法用量】防己汤(《外台》卷二十引《深师方》)、汉木防己汤(《活人书》卷十七)、木防己汤(《蒙植药志》卷七十九)、逐湿汤(《永乐大典》卷一三八七九引《风科集验方》)、山蓟煎(《仙拈集》卷一)、黄耆木防己汤(《杂病源流犀烛》卷五)。喘者,加麻黄半两;胃中不和,加白芍药3分;气上冲者,加桂枝3分;下有陈寒者,加细辛3分。

3.黄煌《经方一百首》

上5味,以水1000ml,煮取200ml,分3次温服.

桂枝三两 娇客三两 乌拉尔甘草二两 黄姜三两 大枣十二枚 黄芪二两

【临床使用】1.效能性牙痛:赵浣,女,45周岁。四个月前出现淋痛,经济检察查肝、肾功效符合规律,心脏触诊及尿常规检查亦属寻常,诊为成效性水肿。曾服西药益气剂,牛皮癣消,但不可能加强,且出现乏力。诊见下肢浮肿,按之没指,晨轻暮重,乏力肢麻,白带多,大便溏薄,舌苔白薄而腻,脉濡。用木防己黄耆汤加味:生黄耆、木防己各15g,生炒山芥各10g,紫姜3片,大枣5枚,赤小豆

按:冬白术在明亮的月,薏仁在阳明,山芥苦温,寒湿也,故发汗力量大,薏仁甘淡,湿热也,故发汗之力轻,薏仁,神农业成本草经言主风湿痹,筋急拘挛不可屈伸。

(临证加减)

里水者,一身面目黄肿,其脉沉,肺痈不唯有,故令病水。假诺小便自利,此亡津液,故令渴也,越婢加术汤主之。

【别称】木防己汤、汉木防己汤、木防己汤、逐湿汤、杨枹蓟煎、黄耆木防己汤

麻黄(去节,半两,汤泡)
甘草(一两,炙)
薏苡仁(半两)
杏仁(十个,去皮尖,炒)

副证:身体欠温,不恶风,口不渴。

脉得诸沉,当责有水,身体肿重。水病脉出者死。

防己黄耆汤–《要药分剂》卷上

24.风湿相搏,骨节疼烦,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则痛剧,汗出短气,阴伤带下,恶风不欲去衣,或身微肿者,乌拉尔甘草草乌汤主之。
乌拉尔甘草草乌汤方

┃          ┃  主  ┃                                  ┃                  
               ┃

水之为病,其脉沉小,属少阴;浮者为风;无水虚胀者为气;水,发其汗即已。脉沉者宜麻黄草乌汤;浮者宜杏子汤。

【制法】上药锉碎。

22.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木防己黄芪汤主之。
防己黄芪汤方

灼痛,行走困难,西医会诊为咽肿,中西药医治无效。来诊时病者面目浮肿苍黄,右

寸口脉浮而迟,浮脉则热,迟脉则潜,热潜相搏,名目沉;趺阳脉浮而数,浮脉即热,数脉即止,热止相搏,名曰伏;沉伏相搏,名曰水;沉则脉络虚,伏则小便难,虚难相搏,水走皮肤,即为水矣。

【处方】木防己1两,乌拉尔甘草半两(炒),山蓟7钱半,黄耆1两1分(去芦)。

2.吴雄志《吴述重订伤寒论上》

生活服务

寸口脉弦而紧,弦则卫气不行,即恶寒,水不沾流,走于肠间。

【功用主要医疗】宁心祛风,化痰解痉。主要医治八字或风湿,汗出恶风,身重浮肿,关节烦疼,遗精出,腰以下重,热痹疼痛,脉浮。现用于慢性肾炎黄疸、心脏病湿疮、胡萝卜素不良性痛风症、妊娠痔疮、慢性踝髌腱断裂等属阴虚湿重者。

上麻豆大,每抄五钱七,老姜四片,美枣一枚,水盏半,煎八分,去滓,温服,长久再服。喘者加麻黄半两,胃中不和者加赤芍药伍分,气上冲者加桂枝八分,下有陈寒者加细辛五分。服后当如虫行皮中,从腰下如冰,后坐被上,又以一被绕腰下,温令微汗,瘥。

苓汤加味。木防己12g,茯苓皮、熟地、土薯各lOg,黄芪、薏仁、玉蜀黍须、白茅根各20g,白

右三昧,以水七升,先煮麻黄,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半,温服捌分,日三服。

【别称】汉木防己汤(《类证活人书》卷十七)、黄耆木防己汤(《杂病源流犀烛)卷五)。

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初服得微汗则解。能食汗出复烦者,服五合。恐

热痹,治以去除风湿停痛,燥湿通大便,镇痉散寒,选方木防己茯苓皮汤合四妙散,用药:木防己、牛

少阴脉紧而沉,紧则为痛,沉则为水,小便即难。

|<< << < 1;)
2
>
>>
>>|

木防己换来防风有玉屏风散的派头,本方入眼不在解痉,在于利湿,清热,固表。黄煌先生言木防己药证为凹陷性失眠,后世宣痹汤用来治病痹痛。

平稳。

右二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去上沫,内乌拉尔甘草,煮取三升,温服一升,重复汗出,不汗,再服,慎风寒。

【制法】上锉,如麻豆大。

甘草(二两,炙)
附子(一枚,炮,去皮)
白术(二两)
桂枝(四两,去皮)

2.下肢多肿,身重乏力,加大腹皮、牛膝、海棠,以行气化痰。

黄芪芍桂苦酒汤方

【备注】方中重用黄耆补气固表为君;木防己祛风行水为臣;冬白术镇痛胜湿,助黄耆以解表固表为佐;甘草调治将养诸药,姜、枣调理营卫为使。诸药配伍,表虚得固,风邪得除,天性健运,小便通利,则身重、浮肿诸证自愈。

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温三服。

越婢加术汤

右二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腹中国APP与才干服务总公司,即当散也。

木防己黄耆汤–《金匮》卷上

23.伤寒八十九日,风湿相搏,肉体疼烦,不可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者,桂枝附子汤主之。若大便坚,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片术汤主之。
桂枝草乌汤方

主证:皮水,外证肤肿,按之没指,四肢肿甚而聂聂困动,舌苔白滑,脉沉。

问曰:病下利后,渴饮水,阴伤湿疹,腹满因肿者,何也?答曰:此法当病水,若小便自利及汗出者,自当愈。

【处方】防己30克,甘草15克(炒),白术22.5克,黄耆37.5克(去芦)。

18.风湿相搏,一身尽疼痛,法当汗出而解。值天阴雨连连,医云此可发汗,汗之病不愈者,何也?盖发其汗,汗大出者,但风气去,湿气在,是故不愈也。若治风湿者,发其汗,但有些似欲出汗者,风湿俱去也。
(发汗)

即皮水也。皮毛受风,阴虚而肿,所谓水气在皮肤中。邪正,风虚内鼓,故四肢聂聂而

太阳病,脉浮而紧,法当小便不利,反不疼,肉体反重而酸,其人不渴,汗出即愈,此为八字。恶寒者,此为极虚,发汗得之。渴而不恶寒者,此为皮水。身肿而冷,状如周痹,胸中窒,不能食,反聚痛,暮躁不得眠,此为黄汗,痛在骨节。咳而喘,不渴者,此为脾胀,其状如肿,发汗即愈。然诸病此者,渴而下利,小便数者,皆不可发汗。

【摘录】《民间药草》卷上

19.湿家病,身疼发热,面黄而喘,咳嗽鼻塞而烦,其脉大,自能饮食,腹卯月无病,病在头中寒湿,故鼻塞,纳药鼻中则愈。
20.湿家,身烦疼,可与麻黄加术汤。发其汗为宜,慎不以火攻之。
麻黄加术汤方

肿势较甚而已。正如黄树曾所曰:不兼风邪,但有水行皮间者,曰皮水,故皮水不恶风

寸口脉沉滑者,中有水气,面目肿大,有热,名曰八字。视人之目窠*上微拥,如蚕新卧起状,其颈脉动,时时咳,按其兄弟上,陷而不起者,八字。

【用法用量】每服5克,加生姜4片、大枣1枚,用水200毫升,煎至160毫升,去滓温服。持久再服。服后皮肉中有虫行感,腰以下冷,可坐于被上,再以被绕腰,温覆微汗。喘者,加麻黄15克;胃中不和者,加赤芍药22.5克;气上冲者,加桂枝22.5克;下有胨寒者,加细辛22.5克;腹痛者,加芍药。

冬白术铁花汤方

汗能发,使有失水准者转为正常。

乌拉尔甘草麻黄汤方

麻黄(三两,去节)
桂技(二两,去皮)
甘草(一两,炙)
杏仁(七十个,去皮尖)
白术(四两)

本条,“黄芪体质”的识别是主要。“黄芪体质”是指适用于黄芪类力的一种体质类型,以巾年逾古稀人多见。特征如下:面色黄门或黄红隐约,或黄暗,都非常不够光泽。外形呈浮肿貌,日无骄傲。肌肉软软,腹部较膨满,但腹壁柔弱无力,犹如棉花枕头,按之无招架感及痛胀感。背阔肌衰败而脂肪堆放,肚脐相对来得深凹,编者谓之“黄芪肚”。整个人就像是三个盛水的皮囊。平日轻松出汗,畏风,遇风冷易于过敏,或鼻塞,或咳嗽气喘,或发烧。大便不成形,或先干后溏。易于浮肿,非常是足肿,手足易麻木。舌质淡胖,舌苔润。这种人即《日用本草》所谓的“骨弱肌肤盛”的“尊容人”。纤维素过剩、缺乏体力运动往往足该体质变成的来由。

右五味,以水六升,先煮麻黄,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恶风者加黑顺片一枚,炮。八字加术四两。

金匮——湿篇2.png

┣━━━━━┳━━━╋━━━━━━━━━━━━━━━━━╋━━━━━━━━━━━━━━━━━┫

杏子汤方(未见.恐是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

17.湿家,下之,额上汗出,微喘,小便利(一云不利)者。死;若下利不仅者,亦死。

—名狼疮性肾炎并缓缓肾衰竭病者,女,15岁,全身浮肿,游痛症剧烈,呕吐时作,二便不通,颜面咣白,表情冷莫。血尿素氮58
mg/L,血肌酐1.65
mg/dl,二氧化碳结合力25.6Vol%,尿蛋白(+++)。予防己黄苠汤合大黄黑顺片细辛汤去细辛:木防己30g,黄芪30g,吴术30g,甜草6g,附子9g(先煎),大黄10g(后下)。3剂。药后呕恶已平,大便已通,小便3~5次/日,每一回300
m1。守方再进3剂,呕吐已止,精神好转。仍守前方,大黄改为粉剂吞服(每趟1.5克,天天2次)7剂。服后浮肿消退,饮食扩大。继进上方7剂后,肾衰竭近年来化解,病情稳固。

黄汗之病,两胫自冷;假令发热,此属历节。食已汗出,又身常暮盗汗出者,此劳气也,若汗出已,反发热者,久久其身必甲错。发热不仅仅者,必生恶疮。若身重,汗出已辄轻者,久久必身目闰
。目闰
即胸中痛,又从腰以上必汗出,下无汗,腰髋弛痛,如有物在皮中状,剧者不可能食,身疼重,烦躁,腹胀口角炎,此为黄汗,桂枝加黄芪汤主之。

症治:

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温三服。

右六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温服一升,弹指饮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服取微汗;若不汗,更取。

禁忌:

┃          ┃  机  ┃  (水势较轻)                      ┃  (水势较甚)      
               ┃

附方

桂枝(四两,去皮)
生姜(三两,切)
附子(三枚,炮,去皮,破八片)
甘草(二两,炙)
大枣(十二枚,擘)

(方药分析)
 防己、黄芪清热除湿清热,使水从外而解;桂枝、茯苓个通阳化气利水,

趺阳脉当伏,今反紧,本自有寒,疝瘕,腹中痛,医反下之,下之即胸满短气;趺阳脉当伏,今反数,本自有热,消谷,小便数,今反不利,此欲作水。

湿家症候:

3.天性虚水湿运化不利,加四季豆、包谷须,以开胃利湿。

脉浮而洪,浮则为风,洪则为气。风气相搏,风强则为隐疹,肉体为痒,痒为泄风,久为痂癞,气强则为水,难以俯仰。风气相击,肉体洪肿,汗出乃愈,恶风则虚,此为八字;不恶风者,小便通利,上焦有寒,其口多诞,此为黄汗。

参谋文献:
1.张家礼网编八年制《德宏药录》教材

(5)治肾病综合征、尿毒症:徐氏用本方加味治之有效。

右三味,以陈醋一升,水七升,相和,煮取三升,温服一升,小心烦,服至六十一日乃解。若心烦不止者,以香醋阻故也(一方用美酒额代陈醋)。

上五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分温三服。一服觉身痹,半日许再服,三服都尽,其人如冒状,勿怪,便是术附并走皮中,逐水气未得除故耳。

越来越多类似小说 >>

枳术汤方

上五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纳诸药,煮取二升半,去滓,温服八合,复取微似汗。

┃    证    ┃      ┃                                  ┃                  
               ┃

里水,越婢加术汤主之,甘草麻黄汤亦主之。

21.伤者一身尽疼,发热,日晡所剧者,名风湿。此病伤于汗出当风,或久伤取冷所致也。可与麻黄杏仁薏苡乌拉尔甘草汤。
麻黄杏仁薏苡甜根子汤方

(词语注明]  ①聂(zhe  哲):轻微而动。聂,树叶动貌。

木防己一两 黄芪一两一分 冬白术陆分 乌拉尔甘草半两

按:发汗,利小便,乃急则治标治湿之法,外感之法。若夹内伤则白芷化湿、苦温燥湿,开胃利湿可也。

0

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盘,水饮所作,枳术汤主之。

防己(一两)
甘草(半两,炒)
白术(七钱半)
黄芪(一两一分,去芦)

(文献选录]
 徐彬:按前皮水所注证皆不列,谓挈皮水二字,即概之也。又特揭言

麻黄三两 乌拉尔甘草二两 草乌一枚

上麻豆大,每服四钱,水一盏半,煮八分,去滓,温服,有微汗避风。

之湿,而不以术燥在那之中气也。不用姜枣者,湿不在上焦之营卫,无取乎宣之耳.(《金匮

问曰:伤者苦水,面目身体四肢皆肿,体倦无力,脉之不言水,反言胸中痛,气上冲咽,状如炙肉,当微咳嗽气喘。审如师言,其脉何类?师曰:寸口沉而紧,沉为水,紧为寒,沉紧相搏,结在关元,始时当微,年盛不觉。阳衰之后,营卫相干,阳损阴盛,结寒微动,肾气上冲,喉咽塞噎,胁下急痛,医感到留饮而大下之,气击不去,其病不除。后重吐之,胃家虚烦,咽燥欲饮水,疮自汗毒,水谷不化,面目手足浮肿。又以葶苈丸下水,那时候如小差,食饮过度,肿复如前,胸胁苦痛,象若奔豚,其水扬溢,则浮咳嗽喘气逆。抢先攻击冲气令止,乃治咳,咳止,其喘自差。先治新病,病当在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