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旺pt官方网站颤震

补中解热汤调补脾胃,明目升清;四君子汤解痉益气;天王补心丹滋阴养血,消痈安神。临证时,可加宁夏枸杞、散血香、红根、天麻、钩藤以巩固其养血熄风之效。挟痰者,加羊眼半夏、药实、瓜蒌、橘络解痉通络。本证亦可用心脾双补丸,药用西洋参、玄参、五梅子、远志肉、麦冬、神曲、山楂仁、柏仁、白术、川勤母、生乌拉尔甘草、丹参、苦包袱花、生地、川黄连、香附、朱砂,共为细末,以石圆肉熬膏代蜜,捣丸如弹子大,每晨嚼服1丸,热水送服。

分证论治

李妍怡助教是全国名老中医, 国家老中医药行家 世袭专门的学问辅导老师,
台湾省立中学保健站脑病科老总医生, 博大学子硕士导师, 从事中西医结合妇产科医治、
教学、 调研专门的学问近 30 余载, 临床资历足够, 辨治疑难杂病常 独出心裁,
得到良效。李教师组成耄耋之年颤证发病特点,
医治上百折不挠辨证论治。作者受受业导师门, 有十分大的收获, 现
将其医治经验介绍如下。病因病理晚年颤证属 “颤证” “震颤” “颤振” “掉”
等范畴。 老年颤证也正是今世历史学的帕金森病及帕金森综合 征,
是以肉体颤振、 少动、 拘挛、 项背挺直为首要展现的迟缓疾病。中华全国中管工学会老年文学会于 1991年将帕金森病及帕金森综合征统一定名称为中年晚年年颤证 [1]
。晚年颤证病因病机的基本认知最初可追溯到 《黄 帝内经》 。 《素问 ·
至真要大论》 建议: “诸风掉眩, 皆属 于肝” , “诸暴强直, 皆归属风” ,
在那之中 “掉”即振掉、 震 颤, “强直”即僵硬、 拘挛, 正与本病相合。因而,
本病 归属于内风韵畴, 病位在筋。今世多数医家以为风气
内动是夕阳颤证的重点病理枢机 [2-3] 。 李师认为老年颤证 病变性质为本虚
标实之证, 以肝肾亏虚、 气血亏虚为本, 在本虚底子上 形成了风、 火、 痰、
瘀等病理改动, 表现为颤振、 僵直、 手 足徐动、
行动徐缓等病症。中年老年年从此以后, 肝肾脾渐衰, 精气血渐亏, 筋脉失于濡养,
虚风内动, 虚火内生, 兼加 痰湿内蕴, 五志化火, 形成风、 火、 痰、
瘀进一层加重病 情。前段时间大多大方均感到本病病机为本虚标实, 本
虚为气血亏虚, 肝肾不足, 标实为内风、 瘀血、 痰热 [4-5] 。
开始的一段时代多以邪实为主, 以痰热内阻、 血瘀动风之证较为明 显, 中中期肝肾不足,
气血亏虚, 血瘀动风之象日益加 重。李师遵照病程发展,
将本病分为肝肾脾虚、 气血亏 虚、 痰热动风、 气滞血瘀等科学普及几型,
治法多采取滋补 肝肾法、 消肿养血法、 去除风湿停痒法、
止汗化瘀法等。辨证验案举隅老年颤证 的看病验证, 因病情复杂众
多大家的认知不尽相像, 故其在看病上的分型及实际 治法、 用药更不相似
[6] 。颤证 医疗方案辨 证为 3 个证型 [7] : 肝血亏虚、 风阳内动证,
痰热交阻、 风 木内动证, 血脉瘀滞、 筋急风动证。分型最多者竟达 16 种之多
[8] 。李师临床辨治老年颤证 , 常 见肝肾气虚、 气血两虚、 痰热动风、
气滞血瘀 4 个证型。 现列举验案如下。1 肝肾血虚摄身不慎或患有日久,
肝肾阳虚, 精血亏耗, 上不 能荣脑, 外无法灌水四肢, 经脉失养,
证见四肢震颤, 日久不愈, 拘急强直, 头眼昏花, 耳鸣目糊, 腰膝酸软,
肢体麻木, 五心烦热, 大目赤结, 舌红苔少脉弦细。治 宜升阳举陷、
滋阴熄风, 方用六味牛奶子汤加味, 药用熟 地黄、 玉延、 泽泻、 中华枸杞、
山茱萸、 牡牡丹皮、 白芍、 龟 版、 麦冬、 僵蚕、 玄参、 钩藤、 龙骨、
牡蛎、 乌拉尔甘草等。研商 证实六味牛奶子丸可在泌尿系统、 体温调度和性成效等
多方面修改帕金森病自己作主神经症状 [9] 。? 病案例如: 张某, 男, 69 岁,
二〇一六 年 8 月 25 日初诊。四肢震颤 8 年, 曾在地面医务室诊为帕金森病, 服用美多芭 (通用名: 多巴丝肼片) 0.25g、 tid, 吡贝地尔 缓释片 0.25g、
tid, 症状仍时有波动。现症见四肢不自 主震颤、 以双手膀鲜明,
心情急躁时震颤加重, 精气神不 振, 反应愚蠢, 头晕耳鸣, 腰酸乏力, 纳可,
寐差, 大便 秘结, 小便频数, 舌质黯苔少, 脉细数。西医确诊为帕
金森病。中医诊断为颤证, 属肝肾血虚证, 治宜补益 肝肾、 滋阴熄风,
方用六味牛奶子汤加减。药用: 熟生地黄 20g, 山薯 15g, 山茱萸 10g, 茯苓皮30g, 泽泻 15g, 土当归 20g, 香果 20g, 中华枸杞 10g, 白芍 10g, 洛阳王根15g, 生 龙骨、 生牡蛎各 15g, 夜交藤 30g, 珍珠母 15g, 山花椒 10g,
僵蚕 10g。诸药药性较平, 可长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上方加 减医疗5个月余, 各症缓和,
震颤明显收缩, 多巴丝肼和 吡贝地尔缓释片用量减弱, 生活品质分明修改。2
气血亏虚年老久病, 脾胃软弱, 气血生物化学乏源, 气血亏虚, 血虚生风,
虚风扰络。本型多见神呆懒言, 面色少华, 身体震颤, 程度较重,
项背及身体强直, 行动迟缓, 行 走不稳, 动则痛经乏力, 头脑昏晕, 咽痛,
动则尤甚, 心 悸风肿, 皮脂外溢或口角流涎, 舌质胖, 边有齿痕, 舌
质暗淡, 舌苔薄白或白腻, 脉细无力或沉细。治宜益 气养血、 熄风静颤,
方用四物汤加减医疗。周绍华教 授常用四物汤辨治医治 PD, 医疗效果确切 [10]
。 病案举个例子: 朱某, 男, 66 岁, 2016 年 1 月 15 日初 诊。因
“左侧上下肢活动不活络, 偶有震颤 3 年” 诊疗, 以前在某卫生所诊断为帕金森病,
付与美多巴 (半片, 天天 3 次) 服用后, 症状缓和不分明,
病者不乐意加量使用 美多巴, 故求治于中医。现症见: 右边肉体酸软乏力,
活动不灵活, 纳差, 神疲乏力, 纳差, 口角流涎, 易疲 倦, 舌淡胖,
脉沉细。西医确诊为帕金森病。中医诊 断为颤证, 证属气血亏虚,
治宜明目养血、 熄风停颤为 法, 方用四物汤加减。药用: 熟干地黄 20g, 西当归20g, 党 参 20g, 黄芪 30g, 川芎 10g, 白芍 15g, 羊眼半夏 10g, 橘皮 10g,
天麻 10g, 僵蚕 10g, 全蝎 3g, 珍珠母 30g, 炙乌拉尔甘草 10g。以上方加减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20
剂后, 身体酸软乏力、 纳差、 口 角流涎明显好转,
仍然有微微震颤。后继续中中药医治, 病情牢固。3 痰热动风证《丹溪心法
·脑膜炎》云: “?湿土生痰, 痰生热, 热生 风” 。五志过极, 木火太盛,
木克脾土, 脾失健运, 痰浊 内生, 郁久化热, 风火挟痰热阻滞经络,
引动肝风, 导 致震颤。证见神呆懒动, 形体稍胖, 头胸向向前面倾斜, 头或肉体震颤尚能自制, 活动放慢, 胸脘痞满, 牙痛或多汗, 头晕或头沉,
咯痰色黄, 纳呆, 夜眠多梦, 虫积腹痛, 大 水肿结, 舌质红或赤褐,
舌苔黄或黄腻, 脉象细数或弦 滑。治宜清开胃热、 平肝熄风,
方以导痰汤合天麻钩 藤饮加减。王颖报纸发表临证以导痰汤加减医疗帕金森
病医疗效果满足 [11] 。? 病案比方: 王某, 女, 柒拾二岁, 二〇一四年3月18日初诊。
伤者爱人代诉病情: 病者头颤、 手抖 3 年余。3 年前开 始手抖, 头颤,
语言不流畅, 行走不稳, 经某三甲医务室 神经科诊为帕金森病, 用西药医治,
病情时轻时重, 近 1 年来病情加剧, 头颤明显, 手抖不停, 麻木重着, 持
物困难, 语言不清, 头晕头沉, 口苦口粘, 纳呆, 夜眠多 梦, 大肠痈结,
3 ~ 5 日一解, 夜尿频数, 舌黄腻, 脉弦
滑。西医确诊为帕金森病。中医确诊为颤证, 证属痰 热动风型,
治宜去除风湿静痒、 平肝熄风, 方以导痰汤合天 麻钩藤饮加减加减。药用: 法羊眼半夏10g, 橘皮 10g, 胆 南星 10g, 枳实 15g, 天麻 20g, 钩藤 15g, 栀子10g, 黄 芩 10g, 生石决明 30g, 川牛膝 15g, 茯苓皮 20g, 牛奶子 15g,
白芍 15g, 生乌拉尔甘草 6g, 全蝎 10g。以上方加减医治 1 月后,
病人病症显明好转, 自行减弱美多巴用量, 病 情无显明加重。4
气滞血瘀肝郁日久不舒, 脉络不和, 血行不畅, 瘀血内停, 挟 痰阻滞脉络,
气滞血瘀, 经脉失养, 证见肉体震颤, 麻 木不仁, 僵直刺痛, 头晕,
急躁易怒, 纳差久痢, 夜寐欠 佳, 二便尚调, 舌紫暗或见瘀斑, 苔薄腻,
脉涩。治宜行 气解毒、 通络止颤, 常用配方血府逐瘀汤加减。江海林 等
[12] 应用利水化瘀法治疗帕金森病, 效果鲜明。 病案比如: 刘某, 男, 柒十六岁, 于 二零一六 年 8 月首诊。 主诉: 双臂不独立颤抖 10 年余, 伴全身僵硬感
5 年余。 现病史: 病人 10 年前无分明原因出现双手抖动, 伴头 昏头晕,
双下肢乏力行走不便, 全身僵硬感明显。曾 在多家保健站就医,
确诊为帕金森病, 曾口服美多巴、 安 坦、 金刚烷胺等医疗,
效果不白日衣绣。现症见: 单手不自 主颤抖, 四肢麻木, 全身僵硬, 目眩神摇,
风疹纳差, 舌 暗苔白, 脉涩。西医确诊为帕金森病。中医确诊为颤 证,
证属气滞血瘀, 治以健胃化瘀、 熄风通络, 方用血 府逐瘀汤加减。药用:
当归曲 20g, 生川军 15g, 桃仁 10g, 红花 10g, 川牛膝 15g, 木芍药 15g, 枳壳
10g, 柴胡 10g, 干地黄 20g, 香附 10g, 郁金 10g, 僵蚕 15g, 全蝎
3g。2 周后病者复诊觉行走显然改良, 其后长期维持原方。
随同访谈7个月余病情无显著加重。体 会老年颤证 属难治性病魔, 病程缠绵,
病机复杂, 临证以 “急则治其标, 缓则治其本”
的口径进行辨证论治。医治进度中, 变证比较多, 互相兼夹, 须
接受相应的治疗方法, 灵活辨证, 不必受证型治法的 约束。李师医疗老年颤证
重申辨证论治, 遣方用药疗效显然, 在辨证论治的底工上采摘验案,
一方面推广名老中医的临床资历, 另一面表明辨证
论治在看病治疗中的首要性, 那一个经验为中年老年年颤证 的治疗提供思路,
遣方用药医疗效果明显, 值 得上学推广。参谋文献[1] ? 陶呈祥 .
中医老年颤证确诊和医疗效果衡量标准 [J]. 巴黎中历史大学 学报, 1993, 15 :
39-41.[2] ? 闫蕊, 王亚丽 . 帕金森病的中医辨证医疗 [J]. 广西中中药材,
二〇一三, 32 : 1218-1219.[3] ? 刘方 . 周文泉治疗帕金森病资历 [J].
世界中医药, 贰零壹叁, 6 : 116-117.[4] ? 程为平, 宣威, 张洋, 等
.?帕金森病中医病机及治法的探究 [J]. 中医药学报, 2010, 36 :
46-47.[5] ? 谢康, 王河宝, 叶春林, 等 .
帕金森病中医病因病机及诊疗进展 [J]. 安徽中经济大学学报 .?二零一三, 23 :
93-95.

颤证是以头部或身体摇晃、颤抖为根本临床表现的病痛,在中医精华文献中对应的病名大约有颤振、颤震、颤掉、颤症、颤抖、振摇、震掉、震抖、震栗、脑风、肝风、内风、风病、拘挛、拘病、掉眩、虚损、挥动、摇头风、头摇、关节脱位、振颤等几十种,首要依附症状命名,凡是以尾部或身体摇曳、颤抖为首要临床展现的病痛都能够将其称作颤证。中艺术学的“颤证”多见于西法学中的三种锥体外系病魔所致的不轻便活动病症,除帕金森病外,还可知于帕金森综合征、病毒性脑炎、肝豆状核变性、小脑病变的姿位性震颤、特发性震颤、手足徐动症、痉挛性斜颈和舞蹈症以至甲状腺机能亢进等二种毛病。

本病多为原发性的,亦可继发于湿热病、表皮囊肿、中毒、颅脑外伤等毛病。临床多呈缓慢进行加重,有的时候病情可有时停止进行,也是有在数年内高速发展至完全残废者,常常不能够自动减轻,治疗较难,前瞻不善。

方药。

肝风内动 风火相乘

3.专方医治徐氏以养血熄风汤医疗震颤麻痹病24例,方用白芍、钩藤、山萸肉、全蝎、鹿角胶、北方枸杞、生地、白草乌、当归曲、蜈蚣、甜草),水煎服。鸭蛋5-6枚,用95%火酒浸透48钟头后,1枚打入水中煮烂,每早空腹吃蛋喝汤。3个月为1疗程,医疗1-3个疗程,结果:病除13例,显著效果8例,无效3例[江西中医杂志1993;29:534L熊氏以补阳还五汤加减医疗瘀血型晚年震颤12例,方用黄芪、丹参、中灵草、钩藤、秦哪、红离草、地龙、桃仁、香附、红花、全蝎,医疗16日,结果:显效4例,有效6例,无效2例[吉林中医杂志1999;18:9)信王氏以去除风湿消除颤抖汤加减,合作针刺、西药治疗帕金森氏病24例。对照组单纯用西药医治18例。结果:医疗组与对照组治疗八个月及7个月后,总有效用相比均有十一分明显性差距[青海中医杂志一九九七;:445]。

症状,头摇,身体震颤,手不能够持物,以致四肢不知甘苦,咳嗽泛恶,甚则呕吐痰涎,发烧,痰涎如缕如丝,吹拂不断,舌体胖大有齿痕,舌质红,苔厚腻或白或黄,脉沉滑或沉濡。

颤证以肉体抖动为首要症状,属风象,《素问·至真要大论》曰:“诸风掉眩,皆归于肝。”《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亦云:“风胜则动。”
因此表达,内经时期已经意识到一切风胜、掉眩病与肝紧凑相关。盖因肝属木,木盛则生风、生火,且肝主筋脉,故肝阳上亢化风,筋脉失于限制,发为颤证。张景岳《类经·六气之复病治》:“掉为颤掉,眩为头晕,风淫所致也。”明清·楼英《工学纲目·颤振》:“颤,摇也;振,动也。风火相乘,动摇之象。”
隋朝王林《张氏医通·诸风门·颤振》曰:“颤振则但振动而沉毅也。亦有头动而手不动者。盖木盛则生风生火。上冲于头。故头为颤振。若散于四末。则手足动而头不动也。”明朝王邦傅《脉诀乳海·小儿生死候歌》论述小儿急慢惊风引起颤证时涉嫌:“虚能发热,热则生风,是以风生于肝,痰生于脾,惊出于心,热出于肝,而心亦热,以惊风痰热,合为四证,搐搦掣颤。”故颤证的发出根本责之于肝,肝易化火生风,风阳打扰筋脉,则身体抖动发为颤证。

本证亦可用益脑强神丸:鹿角胶50G,麝香4g、海马50g、龟胶50g、燕菜50g、西红花50g、玳瑁100g、北方枸杞100g、石剑菖蒲50G,山茱肉75G,桃仁25g、何首乌100g、熟地75G,黄精100g、稀莶草100g、生槐米100G,五梅子50g,共为细面,制大蜜丸,每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1丸,日3次,淡食盐泡水送服。本方具通大便养血,滋阴潜阳,解痉化瘀,通络开窍之功。

治法。

东魏尤怡《金匮翼·颤振》所述:“脾应土,土主四肢,四肢受气于脾者也。土气不足,而木气鼓之,故振之动摇,所谓风淫末疾者是也。”盖因心脾两虚,气血化源不足,脾主四肢,土气不足,木气乘之,心主血脉,血脉不充,无法濡养筋脉,故而发颤。尤氏按曰:“手足为诸阳之本,阳气不足,则四肢情不自禁……故犯此症者,高年气血两虚之人,往往有之,治之极难奏功。”显然提议年高患颤证者多归于此类。调护医疗脾胃以助后天之本。脾胃一主升清,一主降浊,二者运化有度,则气血生物化学有源,精微得以布散,五脏得以柔养,进而延缓脏腑作用退化而推进本病。

本证亦可用开胃透脑丸,药用九制南星25G,天竺黄100g、煨皂角5g、麝香4s。琥珀50g、郁金50g、麻芋果50g、蛇胆橘皮50g、远志肉100g、珍珠10g、白木香50g、石花菜100g、海胆50g,共为细面,制大蜜丸,每服1丸,1日3次,白热水送服。本方有理气解郁、豁痰开窍之效能。

总结,本病为脑髓及肝、脾、肾等内脏受到伤害,而引起筋脉肌肉失养和/或失控而爆发的病证,这是本病的显要病位和根本病机所在。因脑为元神之府,与心并主神机,神机出入调控四体百骸的调护医疗活动;肾主骨生髓,充养脑海,伎巧出焉,即肉体的精巧、协和活动由肾精充养髓海而成;脾主肌肉、四肢,为气血阴阳化生之源,肾精的充养,肝筋的润泽,肌肉的仁慈,均靠脾之健运,化生之气血阴阳的反复供养;肝主筋,筋系于肉,支配肌肉肉体的伸缩收持。故脑髓、肝脾肾等脏器的二只生理,保险了头身身体的和睦拨运输动,若病及其间的任一脏腑或五个脏腑,筋脉肌肉失养和/或失控,则发出头身身体不和煦、不自己作主地运动而为颤震病。病理性质,虚多实少。病理因素为虚、风、痰、火、瘀。虚,以阴精亏虚为主,也许有弱者、阳虚甚至阴虚者,虚则无法充养脏腑,润养筋脉。风,以阴虚生风为主,也许有阳亢风动或痰热化风者,风性善动,使筋脉肌肉变动不拘。痰,以天赋痰湿之体为主,或因肺脾阳虚不能够运化水湿而成,痰之为病,或堵住肌肉筋脉,或化热而生风。火,以阳虚生内热为主,或有五志过极化火,或外感热毒所致,火爆则耗灼阴津,肝肾失养,或热极风动而筋脉不宁。瘀,多因久病气血不运而继发,常痰瘀并病,阻滞经脉运转气血,筋脉肌肉失养而病。

肝郁气滞,痰瘀内阻型

方药:孳生开岁汤。

2.髓海不足久病或年迈肾亏精少,或年轻天分不足,或七情内伤,凡应事太烦则伤神。精生气,气生神,神伤则精损气耗,脑髓不足,神机失养,筋脉身体失主而成。

既往1年前开采口角左歪,未治疗,无高血压、前驱糖尿病等病史。病人辨证归于肝风内动,且伤者老年男人,湿疹,中医接收滋肾平肝、镇静安神的治病标准,接纳引火汤加减,中草药处方:熟地髓40克,盐花戟天10克,麦冬15克,天冬15克,五梅子10克,茯苓块15克,炒白芍15克,砂仁10克,葛根30克,山蓟20克,火麻仁(炒卡塔尔国20克,龙骨(先煎卡塔尔国 40克,牡蛎(先煎State of Qatar60克,炙甘草10克,7服日1剂,分2次口服。前年6月二十七日复诊病人左手震颤较前断定缓解,抬腿较前有力,仍双下肢酸胀,心境稳固,自己作主动作较前扩展,颈肩膀僵硬不适,口角左歪,纳可以选用,寐欠安,小便可,大便干,日1次。舌银白,苔薄黄,脉弦细。病人仍双下肢酸胀,上方加木通6克,木瓜20,祛湿通络。7服。日1剂,分2次口服。二零一七年110月13日复诊病者左臂震颤分明减轻,效不更方,随同访谈三个月,病情未再加重。

本方以半夏燥湿降逆,茯苓块消肿燥湿,湿去痰无以生,橘皮利气,甘草益脾,脾旺能胜湿,利气则痰无滞留,此二陈汤意;制南星以治风痰,枳壳理气降逆宽中。全方合用具备燥湿豁痰、理气开郁之功;应用时,再加皂荚宣壅去垢,导滞以通窍,硼砂通大便痰散结,生白芍、生石决明滋养阴血、平肝潜阳,则可增豁痰熄风之效。肝阳亢者,加天麻、羚羊角粉、珍珠粉以平肝潜阳。肝火甚者,加夏枯草、苦龙龙胆草清肝泻火。大关节炎结者,加大黄通腑泻热。

风阳内动

病因病机

《素问六元日纪大论》:“欲通天之纪,从地之理,和其运,调其化,使上下合德,无相夺伦,天地升降不失其宜,五运宣行勿乖其政。……此天地之纲纪,变化之滥觞,……原先生推而次之,从其类序,分其部主,别其宗司,昭其命局,明其正化。……太阳之政……其病眩掉。”

肝豆状核变性为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性铜代谢障碍引起的进行性病痛,具备姿位性及/或意向性震颤、肌强直、构语障碍等病症与体征。西医首要用驱铜剂,如二巯基乙醇、二巯基丙磺酸钠、青霉胺等看病,但毒品副作用反应大或医疗效果差。前段时间有局地用中中草药医疗本病的报,道,获得较好的职能。崔氏总计肝豆状核变性的中诊医治,以锥体外系症状为首发者,温化寒湿,用苓桂术甘汤合二陈汤;精气神症状为首发者,养阴柔肝,用一直煎;肝脏症状为头阵者,温中国化学工业进出口总公司湿,用茵陈术附汤加味;骨关节-肌症状为首发者,清热凉血,用左归饮加味;皮肤变黑为首发症状者,活血化瘀,用金色四物汤;月经失调为首发症状者,除湿活血,用济生导痰汤{北京中医药杂志1993;:7L刘氏辨证医治肝豆状核变性45例,肝气纠结、气滞血瘀型用川栋子、延胡索、柴草、广郁金、三棱、姜黄、赤芍等;脾胃积热、痰湿阻络型用马蓟、吴术、厚朴、姜羊眼半夏、橘皮、生石膏、胆南星、石臭菖蒲等;肝肾不足,肝风内动者用金草、大黄、茵陈、海金沙、柴草、丹参、木赤芍药等。部分伤者予右旋乙酰胆碱青霉胺服,禁食高铜类食品,结果;33例随同访问3年,病情基本稳定;1例随同访谈7年,未复发[广西中医杂志1991;22:168]。

情志不舒,气机不畅,气运受阻,招致筋脉气血不通,不能够健康任持,故颤振不拘。唐朝武之望《济阳纲目·痫证·治颤振方》曰:“焦灼相乘,肝胆受邪,使上气不守正位,致头招摇,手足颤掉,渐成目昏。”情志不遂的同一时候,若风火盛且伴有气虚,脾不可能行津液,故痰湿停聚。风痰相互搏结,阻滞经络静脉,也发为颤证。

1.风阳内动知命之年之后,肾精渐亏,若加之劳欲太过,或药品所伤,以致肾气不足,肾精亏耗,肾水不可能滋养肝木,筋脉失濡,木燥而生风,肾水无法上济心火,心神失主则筋无法自收持而生颤震。也可能有因情志郁怒伤肝,气机不畅,阳气内郁化热生风而成。

扶正补虚、标本两全是本病的医治原则。依据标本虚实,以填精补髓,益肾调肝,清热镇痉养血以扶正治本,清利尿热,熄风静痉,明目化瘀以祛邪治标为其诊治法。

治病可知肉体颤动粗大,程度较重,不能够自制,或眩晕耳鸣,面赤烦躁,易激动,心理恐慌时颤动加重,伴有身子麻木,口苦而干,语言迟缓不清,流涎,尿赤,大便干,舌红,苔黄,脉弦等展现。

颤震是指由内伤积损或此外急性传播病魔证致筋脉失荣失控,以头身身体不独立地摇荡、颤抖为入眼临床表现的一种病证。北魏亦称.“颤振”或“振掉”。

方中生地、白芍、石斛、麦冬养阴以潜阳;石决明、磁石镇逆以潜阳;桑叶、甘菊、野薄荷、柴胡清肝以解郁热;天麻平肝熄风,滋燥缓急。诸药配伍,则滋阴与潜阳,扬长避短,尤适于阳亢较甚者。本证亦可选择滋荣养液膏,药用女贞子、广陈皮、干桑叶、熟地、白芍、黑芝麻、旱莲草、中华枸杞、金当归、鲜菊华、黑橹豆、南竹叶、玉竹、白茯苓个、沙蒺藜、炙乌拉尔甘草治之。本方擅长养阴,尤适于虚风内动者。

肝肾亏虚,髓海不足型

分证论治

1.辨标本以病象来说,头摇肢颤为标,脑髓与肝脾肾脏气受损为本;从病因病机来说,精气血亏虚为病之本,内风、痰热、瘀血为标。

治疗原则:活血养血,濡养筋脉。方药人参养荣汤加减,常用药品有黄芪、党参、白术、茯苓、陈皮、当归、陈皮、芍药、炙甘草、肉桂等。

气血亏虚

3.起病隐袭,渐进发展深化,无法活动消除。

心脾两虚,气血亏虚型

本病老年人发病很多,男人多于女人,多呈进行性加重。随着国内步向老龄化社会,颤震伤者也在大增,中医疗疗本病得到了必然功能。

体质强大,正气尚充,病程非常的短的患儿,运用中医医治,部分病者可康复,部分病例在自然水准上病情可收获调控。少数气血亏虚,肾阴亏折,虚风内动病者,经解表养血、育阴熄风诊疗,也是有自然改正。但若失治或调摄医治不当,引致气血大亏,脏器虚损,则日益加重,可转为颅内肉瘤,每多并发它证而不治。

肝肾阴亏 髓海不足

治法:豁痰熄风。?

2.辨证论治蔡氏辨证诊疗加西药医疗帕金森氏病60例,气血两虚,血瘀风动,用定震熄风汤;痰热风动用控涎熄风汤;肝肾血虚;血瘀风动,用育阴熄风汤。与对照组30例,均用左旋多巴。结果4、0例,分明上扬27、6例,好转19、12例,无效10、12例,总有效能83.5%、60%[实用中西医结合杂志一九九五;8:527]。

治疗原则:滋补肝肾,育阴息风。方药引火汤加减,常用药品有熟地黄、巴戟天、天冬、麦冬、茯苓、五味子、黄柏、砂仁、白芍、炙乌拉尔甘草等。

症状:眩晕,心悸而烦,动则水肿懒言,头摇肢颤,纳呆,乏力,畏寒肢冷,汗出,溲便反常,舌体胖大,苔薄白滑,脉沉濡无力或沉细。

髓海不足

验案举隅

2.髓海不足久病或年迈肾亏精少,或年轻天分不足,或七情内伤,凡应事太烦则伤神。精生气,气生神,神伤则精损气耗,脑髓不足,神机失养,筋脉身体失主而成。

本方以和姑燥湿降逆,茯苓皮健胃燥湿,湿去痰无以生,橘皮利气,乌拉尔甘草益脾,脾旺能胜湿,利气则痰无滞留,此二陈汤意;制南星以治风痰,枳壳理气降逆宽中。全方合用具有燥湿豁痰、理气开郁之功;应用时,再加皂荚宣壅去垢,导滞以通窍,硼砂解毒痰散结,生白芍、生石决明滋养阴血、平肝潜阳,则可增豁痰熄风之效。肝阳亢者,加天麻、羚羊角粉、珍珠粉以平肝潜阳。肝火甚者,加夏枯草、苦龙地胆草清肝泻火。大风肿结者,加大黄通腑泻热。

伤者男,陆十七虚岁,二〇一七年5月11日来诊,左臂震颤举行性加重5年,行动迟缓2年,加重1周。伤者来自5年前无鲜明诱因现身右边手静止性震颤,无肉体僵硬、行动迟缓、嗅觉减退等症,到省人民医务室看病,思虑帕金森病,赋予多巴丝肼口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具体剂量不详,症状较前好转,5年间伤者左手震颤举行性加重,反应死板、表情减少、骨痿、大便干,2年前病人现身行反革命动迟缓、转身缓慢,自觉双下肢酸胀无力、抬腿费劲,逐步调解多巴丝肼用量及加服普拉克索(来诊时为多巴丝肼0.125克,日2次,普拉克索0.125毫克,日2次),1周前病者自觉上述症状较前加强,严重影响生活,现症见:左边手震颤,多于静止时现身,恐慌时加重,自己作主动作减弱,起床、翻身、转身等磨蹭,颈肩膀僵硬不适,双下肢酸胀无力,心理急躁,口角左歪,纳仍能,寐欠安,小便可,大便干,日1次。舌质红,苔薄白,脉弦细。

相关文章